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在房住不炒的框架下理解稳房价

  12月24日,住建部表示,2019年将以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为目标,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这个“稳”字很妙,无论哪个利益攸关方,都能看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此前,部分城市的调控出现微调,并在舆论围观的压力测试下过关,引发了市场对于调控“放松”的猜测。特别是稳增长承压,房地产市场处于下行通道,让救市之说颇有市场。

  但稍早前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早已明确指出,“要构建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长效机制,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因城施策、分类指导,夯实城市政府主体责任,完善住房市场体系和住房保障体系”。

  房住不炒,是长期政策基调。国家不会希望房价暴涨重来,对于居民杠杆和企业债务已经很高的中国经济而言,弊远远大于利。不到万不得已,楼市调控不会折返跑。另一方面,房住不炒并不意味着房价跌跌不休,购房者毕竟不是少数。

  因此,在楼市横盘大局已定的情况下,稳就是最好的选择。2019年,调控不会退出,但要像过去一年全国各地累计400多次的调控力度,将是小概率事件。调控风暴不是常态,楼市预期已经发生20年未有之变化,这为供给侧改革打开了时间窗口。

  楼市的问题,解决方法不在楼市。我们只有解决了“不靠楼市靠什么”的问题,中国经济才能摆脱楼市松紧之间的纠结。这一轮楼市调控体现出前所未有的坚决和严厉,就在于中国经济的旧增长模式已难以为继,否则只能是饮鸩止渴。

  旧增长之所以难以为继,是因为继续加杠杆的空间虽然还有,但很有限。现在,中国经济面临很大的债务压力,债务与GDP的比值达到250%。企业债务和居民债务高高在上,如果政府债务再攀高,债务风险就可能演变成债务危机。2017年以来的金融去杠杆和楼市去泡沫,就是基于此的对症下药。

  货币政策一直在收,货币不再超发,影子银行入笼,这是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情。但光有货币政策还不够,财政政策必须能够与前者形成配合和长短打,才能“共克时艰”。财政政策里,大基建是我们擅长的,但效果递减无疑。大减税是我们正在做的,也是市场强烈呼吁的。

  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更大力度降低市场交易的制度性成本,让企业有动力创新,并能够从创新中受益,从而推动要素投资的时代跃至创新消费的时代。唯有如此,我们才能降低对房地产的依赖,才不用在楼市调控上耗费太多的行政资源和公共资源。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价格闯关”,在扩大开放、制度创新和供给增加的不知不觉中,迎刃而解。当年不可谓不难,如今回首,轻舟已过万重山。楼市调控亦是如此,现在不可谓不难。未来也只有在进一步扩大开放、制度创新和减税降费中,在更高的发展质量维度上,消弭让我们动辄得咎的楼市调控难题。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框架 房价 房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热销楼盘

新房单价区域

最新租售信息

二手房 租房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