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鄂尔多斯煤改争议


  因煤而兴,却不得因煤而衰,鄂尔多斯(600295)正在试图整合煤炭物流和交易市场,实现政府增收,却遭到多重质疑。

  “纸老虎”

  距离《鄂尔多斯市煤炭交易与物流产业建设方案》(以下简称“方案”)的下发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3个月。

  许春(化名)对此尚不得知,她和丈夫共同经营的包头市德明物流公司,实际上是个往来于包头—鄂尔多斯—华北区域城市的运输车队,却是本次“方案”的重点约束对象。

  按照“方案”要求,鄂尔多斯将对煤炭物流产业进行属地化管理而增加政府税收,所有在外地注册的企业,如果想继续在鄂市获得煤炭运输业务,只有两条途径:一是在鄂市重新注册;二是被收编到鄂市煤炭物流集团。

  “那我们以后都不能给鄂尔多斯派车了?”许春不太相信会有这样的政策出台,毕竟这个车队,他们已经经营了十年之久,在鄂市的客户关系也非常稳定。

  而鄂市本地的物流公司,对这个新政策也不太清楚。鄂尔多斯天方煤炭物流公司的刘经理告诉新金融记者,没有听说过这个事情。

  下到“方案”涉及的经营实体对此知情不多,上到内蒙古自治区煤炭工业局对此事也知之甚少,该局副局长陈泽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说,“还没有看到全文,应该是‘方案’制订方比较积极吧。”

  该“方案”的落实由鄂尔多斯煤炭局牵头主导,但鄂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冯文华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方案”是经过市政府常务会议通过的,主要针对中小煤炭企业,不涉及大企业。这只是一个初步“方案”,市政府还在做进一步调研。

  不过,这个5000余字的“方案”,内容已相当细致具象,主要内容包括两方面:一、组建市级煤炭物流集团,实现物流统一管理和调度;二、继续加强煤炭交易中心职能,明年全市煤炭产品要全部进入交易中心交易。

  在多数煤炭经营企业看来,这个做法属于行政性垄断。华诚煤网(总部设在鄂尔多斯)一位高层告诉新金融记者,这是一次自上而下的改革,物流和交易的集中管理,就意味着垄断,剥夺了企业的自主经营权,市场对资源的配置功能就会失效,不利于鄂尔多斯煤炭产业的发展。

  据悉,在鄂市有煤炭业务的知名企业,包括伊泰、蒙泰、汇能、伊东、满世、亿利等8家,已在5月初联名向鄂市政府递交了一份关于《不同意将煤炭企业销售自主经营权交给物流集团经营管理》的意见书。

  “这个方案思路是好的,但是效果就不敢保证了。”陈泽说。

  物流王国

  在鄂尔多斯准格尔旗暖水镇,被寄予厚望的煤炭物流产业园还没有进入实质性开工阶段。

  “去年上半年就开始在这里筹建,据说征了几千亩地做这个产业园,所有煤矿在那里有个集站点,配备许多货场,但现在 这个颇受争议的举动在国内的煤炭运输领域,可以称作一个创举,即使是在煤炭行政干预最严苛的山西省,也并不曾出台过一统物流江湖的举措。

  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在包头和鄂尔多斯之间经营煤炭贸易的老曹,隔三差五就来打听一下施工进度,对于从事传统能源的经营者而言,政策波动带来的影响往往是出乎意料的。

  根据鄂市的雄心壮志,这个煤炭物流集团以鄂尔多斯市煤炭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为主体,采取市与旗区国有资本参与、吸纳社会资本入股的办法,通过整合煤炭供应链上下游资源,打造全国有影响力的煤炭供应链管理服务商。

  不过冯文华承认,这个煤炭物流集团,是一家由政府主导的公司,但他表示,政府在公司所占资本在1-2个亿,只是小股东。

  此外,该物流集团还将吸引广大零散社会车辆入围加盟,对加盟汽运车辆实行集中管理、统一调


度、统一加油、统一保险、统一通关和车辆排序上路,形成跨地区、跨行业的现代化、一体化物流运输业协调发展大格局。

  这个颇受争议的举动在国内的煤炭运输领域,可以称作一个创举,即使是在煤炭行政干预最严苛的山西省,也并不曾出台过一统物流江湖的举措。

  但是因为鄂尔多斯煤炭物流环境相对特殊,并不能支撑起这个伟大计划。提供煤炭配送业务的华诚网,掌握了内蒙古大量的物流信息,上述高层告诉新金融记者,在鄂尔多斯从事煤炭汽运的,90%以上都是以私营为主,经营非常分散,要把他们全部集结起来统一调度,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内蒙古煤炭局副局长陈泽认为,这个举动有些兴师动众。他反问新金融记者:“弄这么大的物流园有什么用?货车都集中在园区能解决什么问题?再说谁会进驻呢?”

  陈泽曾经和业内人士及专家探讨过这个话题,在他看来,只要鄂尔多斯对煤炭物流公司统一备案,然后找一个平台发布物流信息,或者再做一些担保能保障诚信经营就足够了,不需要搞得那么大。

  效果打折

  鄂尔多斯如此大动干戈,除了想规范市内物流产业,另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实现煤炭汽运税费在煤矿所在地缴纳。

  在鄂尔多斯,汽运产业随着煤炭的大量挖掘而发展壮大,并成为煤炭外运的主要方式。2010年和2011年,内蒙古公路煤炭外运量连续两年增幅超过100%。

  不过令鄂市政府郁闷的是,来自外阜的运煤车辆,要远远高于本地。老曹告诉新金融记者,本地的物流公司数量占整个往来鄂市运煤的公司数量,还不到20%,来自河北、山东、河南的车队居多。更有一份资料显示,鄂市本地现有运煤卡车1.5万余辆,而来自全国其他省市的外埠车辆就达20多万辆。

这就意味着,鄂市将面对80%以上的汽运物流税金的损失。而在内蒙古,煤炭汽运成本相对较高,老曹举例说,内蒙古5000大卡的煤,运到天津港(600717)的平仓价大概每吨660元左右,其中运输环节的成本就要占到45%-50%。

  于是“方案”中便要求:“引导外地车辆在我市落户,增加我市的车辆购置税收入;运输车辆加油必须金额开票,增加车辆燃料的税费收益”。

  然而现实是,处于分散状态的运输车队,大多数并不缴纳税款。许春告诉新金融记者,从鄂尔多斯到天津,他们车队的煤炭运输费是每吨340元,但是不含税票,后续都是煤炭经销商一次性补税。当然,给哪里纳税,就取决于煤炭经销商的注册地了。

  统一整合物流产业,也并不意味着成本的降低。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煤炭分析师李廷认为,公路运输成本之所以高,根本原因不在于汽运车辆零散经营,而在于汽车运输的燃料成本、人工成本以及路政收费等要远远高于铁路运输,相反,由于汽运车辆属于零散经营,汽运市场竞争较为激烈,这反而在一定程度上相对降低了汽车运输成本。

  “而组建煤炭物流集团之后,由于汽运市场垄断程度提高,竞争程度下降,煤炭物流集团的议价能力增强,煤炭运输服务的需求方,也就是煤炭供需双方也可能会承担更多的运输成本。”另外,李廷还称,由于鄂尔多斯铁路运能严重不足,很多煤矿都成立了自己的汽运车队,或者与规模较大的汽运公司建立了较为稳定的合作关系,成立煤炭物流集团等于是在已有基础上再增加一道中间环节,这难免会提高既有的煤炭经营成本。

  如果失去鄂尔多斯的煤炭运输业务,对许春将是一个严重打击。因为受到鄂尔多斯房地产业大幅调整影响,从包头运往鄂市的石料运输已经很少,如果再不能运回煤炭,那只能另谋生路了,“积累了十多年的客户关系,实在可惜。”

  而失去了外地运输车队的鄂尔多斯,只靠本地的物流公司微弱实力,短时间也无法保证正常的煤炭外运。

  低调的中心

  相对于煤炭物


流集团的仓促高调,设于鄂尔多斯的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就要低调谨慎得多。

  数据显示,鄂尔多斯煤炭产量约占全国1/6,而煤炭产品流通量约占全国1/4,但是因为起步较晚,再加上受制于国内港口的价格体系制约,鄂尔多斯产煤基地还没赢得煤炭市场的主动权和定价权。

  陈泽表示,中央政策允许国内建有多个煤炭交易中心,内蒙古作为重要产煤省份,理应建立地方性煤炭交易中心。2009年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开始筹建内蒙古煤炭交易市场,也得到相关部门的批准,但3年过去了,交易市场一直没有正式投入运营。

  目前,全国在建和运营的煤炭交易市场有30多家,但是还没有形成一个成熟的盈利模式。而地方政府强制性的扶持政策,就愈加明显。

  最典型的就是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2008年12月,山西省政府办公厅专门发文,赋予该交易中心平衡与汇总年度煤炭铁路运力计划,提报月度煤炭请车计划,制订由山西省自主安排的新增铁路煤炭运力方案,组织煤炭产运需衔接等多项权力。所有煤炭出省,只有看到交易中心铁路运输计划的专用章印,铁路局方可放行。

  “每吨煤加收3-5毛的手续费,对于交易中心而言,几乎是零成本。”老曹说,除此之外,山西省政府强制要求山西煤炭生产企业拿出一定比例的煤炭,放到交易中心交易。

  鄂尔多斯也决定效仿山西。“方案”中显示,“自2012年7月1日起,市内无坑口铁路的地方煤矿企业年度煤炭产量超出其煤矿设计产能90%的部分,要全部进入内蒙古煤炭交易市场的电子交易平台上线挂牌或竞价交易;到2013年,全市煤炭企业煤炭产品(除坑口铁路外运部分)要全部进入内蒙古煤炭交易市场上线挂牌或竞价交易。”

  除此之外,煤炭管理部门还要按照煤炭企业交易核发煤炭销售票证,并将该证发展成为煤炭产品期货交易的标准化合约。

  资源集中度

  政策虽如此帮协,但交易市场依然没有什么交易量。去年年底,内蒙古煤炭工业局行业管理处戚在成在一次研讨会上大吐苦水:“我们也尝试拉拢一些煤企大客户,但人家反映说我们进去干什么?上门买煤的排队都要排很长。现在找不到吸引交易者进场的办法。”

  戚在成发现,煤炭与其他大宗交易商品性质相比是有特殊性的,煤炭供需双方一般是几十年形成的稳定合作关系,酒桌上能谈下来的合同如果拿到交易场所去谈,转变观念和习惯很难。

  事实上,内蒙古煤炭能源结构存在特殊性,煤炭资源集中度非常高,交易流通模式主要依靠长期合同,期货70%为长期合同,煤炭现货交易只占15%,另外15%是煤电一体化和煤化工一体化经营内部购销。

  内蒙古远兴能源(000683)股份有限公司销售部经理认为,交易中心本身是好的,如果能公平反映煤炭产品价值,就比现在的价格形成机制先进得多。

  他对新金融记者说,目前煤价形成机制,猜的成分比较多。生产单位和买主私自协商,虽然有基本价,但因为不了解同行的定价以及其他买家的求购价,往往会偏离价值。“即使同等质量的产品,成交价格也可能大不相同。”

  定价不准带来的麻烦是,如果价定得高,那么出货就变慢,煤炭热卡损失;定价低了,利润就会减少,“有个信息发布平台,总比每天挨个儿打电话好。大家各自为政,肯定是不对的。”

  交易中心的发展,也意味着煤炭中间商的“阵亡”。内蒙古煤炭局副局长陈泽对新金融记者说,这也是成立交易中心的积极意义所在。

  “从鄂尔多斯到呼和浩特的高速公路,两边到处都是中间商的煤场,环境污染特别严重,从我们掌握的数据看,鄂尔多斯煤炭经营企业有300多家,除了各区进行堆场的园区化管理,成立交易中心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相关阅读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热销楼盘

新房单价区域

最新租售信息

二手房 租房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